如今经济发展,社会进步,人的观念也逐渐步入成熟的平和。然而宏观上步入平和,微观上可就不见得了,仍有不少观念的不平还是一如既往。
       最近有若干新闻是关于女性的,具体什么新闻在这不再提了,也没必要,千篇一律。新闻一发,立即被引出一片没完没了的“男女平等”、“女权主义”等关于女性的权利和社会地位的嚷嚷声。

正文

       如今经济发展,社会进步,人的观念也逐渐步入成熟的平和。然而宏观上步入平和,微观上可就不见得了,仍有不少观念的不平还是一如既往。
       最近有若干新闻是关于女性的,具体什么新闻在这不再提了,也没必要,千篇一律。新闻一发,立即被引出一片没完没了的“男女平等”、“女权主义”等关于女性的权利和社会地位的嚷嚷声。
       文明正在进步,社会对待女性也有了更多的尊重,继而有了礼让女性的“男士风度”、男士退让的“女士优先”等道德礼仪观念。“风度”和“优先”看起来似乎比“平等”、“女权”微观得多,同时也容易实践于生活当中。可两者间好像隔着什么东西?
       隔着矛盾!
       “男士风度”是礼让于地位,“女士优先”是退让于机会,也就是说,女性需要“风度”来体现地位、“优先”来获得机会。既然宣传追求“平等”、“女权”,女性需要用“让”来获取地位或机会么?或者说,“平等”、“女权”二者同“让”并不该共存,甚至是对立的。
       即使如此,我们可抛开“男女平等”、“女权主义”等安利人的字眼不讲,把“风度”和“优先”作为道德礼仪也并不成立,或者说不能作为一种要求,下面如果我们把道德与礼仪统一归为道德的话。
       生成之无罪,“万物都以永恒之泉水受礼,超于善恶之外,善恶不过是掠影,是阴翳,是流云。”这句话出自尼采的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,意思是,万物生命本身无罪,且并不遵循道规律,立足于善恶之外。道德礼仪不是“自在之物”,“不存在凭自身成为道德的道德”,一切行为都是出自更深层的动机或需求,并非出于道德,道德只不过是对你某种行为的一种错解。简而言之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出符合“道德”的行为,无非是出自动机而做;反之,不存在动机,就不存在道不道德的行为。回到前面说的“风度”、“优先”,我们业已把它们看作一种道德礼仪观念,自然符合上述:这么说,女性何必要求男性对她产生动机呢?
       倘若道德礼仪是纯粹的,“风度”与“优先”也有悖于其出发点。
       二者的“让”,我们不妨看作同情的行为结果。每个人无论男女都是个体,都有成为强者的可能或意愿。我们视女性为同等,都渴望成为强者,都渴望获得地位、权利。此时,我们却因为女性的一时劣势,我们投以同情的眼光,这无疑给这些渴望变强的人儿的尊严一棍强击。是的,同情与自尊是对立的。那些成天把二者挂在嘴边的女性,只不过是些毫无尊严、只愿做男性依附品的奴性个体罢了。
       说了这么多,鄙夷了所谓“男士风度”、“女士优先”等虚伪观念,那究竟与现今所宣的“男女平等”、“女权主义”有何关?有!我觉得有关!拆楼重建总比危楼修补来得容易,颠覆腾空旧观念再宣新思想不是更好么?
       诚然,颠覆过去、思考现在、重估未来是当今社会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,可惜说起容易做来难。